天下小说 - 科幻小说 - 传说入侵啦在线阅读 - 第10章 闯祸了

第10章 闯祸了

        此刻,柳成志脸上的皮脸罩已经烧坏了,他满脸乌黑,表情狰狞的怒吼道,“这小子的灵力只能撑一刻钟,老娘能撑过去。”

        陈医生医师袍一撩,恶狠狠的踹了病床一脚,“敬酒不吃吃罚酒,伍梓棋,把床推到窗口处阳光下。”

        柳成志体内的女鬼怒骂道,“贱人,你要干什么?”

        陈医生悠然自得的整理着白手套,威胁道,“我想收了你帮你超度,你不愿意,那,只能灭了你了,现在你已经被锁在柳成志体内逃不掉了,你也无法躲进柳成志体内以他阳气伪装自欺骗太阳,15分钟?呵,正午的日光,你一分钟也挨不过去。”

        此刻把鬼气得嗷嗷叫的陈医生看上去真神气!

        怪不得她要选择白天抓鬼呢,原来还能这么干。

        不过……鬼能白天出来也的确够毁伍梓棋自小看鬼片造成的认知了。

        伍梓棋配合的扶上了病床,作出一副要往光束处推去的模样,那女鬼咻的一下,化作一道周身被黑雾笼罩的红光从柳成志体内飞了出来。

        伍梓棋赶紧抱起玻璃罐子,扑向那道红光,将它装了进去。

        盖上盖子,贴上符纸,一气呵成!

        抓鬼,so  easy!

        伍梓棋止不住的在心里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然后笑呵呵的把罐子递给陈医生。

        可她却摇了摇手避开了,“放推车上,跟我去仓库存放。”

        跟着陈医生往外走的伍梓棋回头指向柳成志,“他呢?”

        “会有人来处理他的。”陈医生头也不回,率先离开了病房。

        离开房间,伍梓棋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走廊上没什么人,各个房间里还不时传出一两声惊恐的吼叫声,或是神经质的笑声。

        走廊里的窗户都拉上了黑色的窗帘,若不是通量的灯光照射着,这走廊走起来说不出的心惊。

        这就是以后他的工作环境了,和图书馆根本没法比啊,如果以后停电了,他绝对不会到这个走廊上待哪怕一分钟!

        走到走廊拐角处,陈医生突然说道,“等我一下,我稍后就来,对了,不要掀开推车上的布。”

        说完话,陈医生就进了厕所……

        伍梓棋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立马收回视线,也不敢乱看。

        推着推车往前走了两步,停住后,眼睛无处安放的伍梓棋把视线放在了被白布遮盖住的推车上。

        原本毫无波动的白布,突然隆了一块起来,像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似得左右冲撞着。

        这画面,吓得伍梓棋连忙退了一步。

        “喵~”

        呼,原来是葱白啊,这家伙什么时候躲到推车上了,他竟然没察觉到。

        “葱白,出来,别捣蛋!”伍梓棋伸手就要去抱葱白,没成想,葱白突然炸毛似得叫了起来,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猛地往一蹬就跃了出来。

        伍梓棋本想追葱白。

        哗啦

        一声玻璃罐摔碎的声音引回了他的视线,在他无措的视线中,那一团黑雾包裹的红光飞速冲下了楼。

        糟了,那女鬼跑了。

        “陈医生,女鬼跑了,怎么办!”

        陈医生急匆匆的跑了出来,紧抿的嘴唇看得出她很是生气,伍梓棋能感觉到她在用视线瞪着他。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往哪儿跑了?”

        “楼下。”

        “她想跑,绝对不能让她逃了。”

        陈医生调头就往楼下追去。

        自家猫主子犯的错,他这个铲屎官义不容辞要去弥补,伍梓棋也只能跟着追了上去。

        可是,找了一下午,寻遍了各个角落,也没找到那女鬼的影子。

        日落时分,看着红日渐渐沉入地平线,陈医生疲惫的叹了口气,对伍梓棋说道,“算了,天已经黑了,这里困不住它的,你跟我去个地方。”

        “去哪儿?”

        “守株待兔。”

        “她要去找那个收藏家?”

        “还不算太笨。”

        “你知道地址么?”

        “你那张纸条上写清楚地址了,跟我去就行了。”

        “在哪儿啊?”

        “跟我去了就知道了。”

        他的能力产生的纸条,他自己没看到一眼,就被这女人撕掉了,他到哪儿说理去。

        伍梓棋垂头丧气的跟着陈医生上了一辆黑色吉普,陈医生的车技着实了得,见缝就钻、各种超车,留下了一路的国骂声,就差刀片超车展现她女司机的特技了。

        一路上的违章拍照,都能让她一辈子都拿不到证了。

        这路是越开越偏僻,最后甚至上了破烂的黄土路。

        看着车外黑压压的大片树林阴影和庄稼人堆起来的草垛,伍梓棋有些不安的问道,“陈医生,收藏家应该很有钱吧,不应该住在大别墅里面么?你怎么往这么偏僻的地方开。”

        “我怎么知道他住哪里?你那张字条上写着今晚他将命丧在这荒山僻壤的黄家乡三村四组,如果走错了,那只能说那个收藏家今天活该丧命吧。”

        陈医生的话,让伍梓棋无法反驳。

        到了最后,连够车通过的车道都没了,“拿上后备箱的手电筒,下车,我们走田间小道过去。”

        伍梓棋拿了手电,看着脱下衣袍关了门已经甩开步子往前走的陈医生问道,“符纸带了么?那个……烟带够了么?”

        “带了,大男人磨磨唧唧的,能干什么大事儿,快跟上。”

        面对陈医生的嘲讽,伍梓棋有些无奈,他从没想过这辈子要干什么大事,他只想好好混个编制,每天准点下班回家撸猫,以后娶个老婆生个娃,庸庸碌碌的过一辈子。

        现在这些事情根本不在他计划范围内,他就想不通怎么就上了这艘贼船。

        怪谁呢?

        只能怪他突然冒出来的那个狗屁技能。

        内心再多的埋怨也没用,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晚上十点了……

        忙了这么久,也不晓得葱白怎么样了,还躲在精神病医院,还是跑回家了。

        “蹲下。”

        走在前面的陈医生突然关了手电筒还拉了想东想西的伍梓棋一把,他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拉得跟着蹲了下去。

        顺着陈医生的视线往前一看,山下的田坎上,一条火把组成的长龙慢慢的往前移动着。

        队伍的最前方,众人抬着一口棺材。

        最可怕的是,从医院逃出去的那只女鬼此刻正晃悠着毫无缺损的腿坐在那口棺材上。

        她舔了舔指尖的鲜血,挑衅的朝伍梓棋的方向抛了一个媚眼儿,“谢谢你,奴家找到腿了哦!”

        隔得那么远,照理来说伍梓棋是不可能听到那边的人说话的声音的,但女鬼这句话,犹如在他耳边低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