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君临天下叶昆仑柳如烟在线阅读 - 第32章 魂归

第32章 魂归

        陈千岁,魂归!”



        “陈千岁,魂归……”



        叶昆仑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玄之又玄的至高法则,不断在江州陈家上方作响。



        突然,在某一刻。



        被狂风肆虐的陈家,一瞬变得寂静无声。



        紧接着,一条如梦似幻、仿若超脱尘世的光阴河流,骤然出现在了江州陈家。



        然而,这神秘的光阴河流,却如同隐匿在另一个维度,除了叶昆仑之外,其他陈家人,皆无法目睹其真容。



        “何人敢接引黄泉之路!”



        随着光阴河流出现,一道冰冷沙哑,如更古梵音的虚无怒吼,在光阴河流尽头传来。



        与此同时,一条布满彼岸花的悠长青色古路,宛如沉睡千年的巨龙,在光阴河流下方,缓缓升腾而起。



        这青色古路,就像是由岁月的尘埃堆砌而成,承载着无数逝者的亡灵。



        此刻这些逝者亡灵,正目光灼灼地回眸注视着叶昆仑。



        他们眼里有茫然,有困惑,更有不解和对人间的眷恋。



        除此之外,在这无数逝者亡灵的最前端。



        一名花甲老妪,正手捧一碗白汤,不断递给那些亡灵。



        但突然,这花甲老妪意识到什么,她深邃如夜幕星辰的沧桑目光,一瞬抬头看向立于陈家之地的叶昆仑,“你是何人?为何接引黄泉之路?”



        “本帝给你三息,交出陈千岁的逝魂。”



        叶昆仑没有回答花甲老妪的话,而是用带着命令和毋庸置疑的口吻道:“若敢不从,待本帝重登大罗仙境,我要三千诸天,再无黄泉。”



        “本帝?大罗?你……你是古之大能的转世?”



        听到叶昆仑此言,那花甲老妪娇躯一颤,跟着她声音惊悚道:“小女这就献出陈千岁的逝魂。”



        嗡嗡——



        随着那花甲老妪一招手。



        一名白发老者的逝魂,离开了黄泉之路,来到江州陈家。



        紧接着,花甲老妪又对叶昆仑拱手道:“仙帝大人,陈千岁逝魂已归阳间。”



        “奉承此事的黑白无常,我会断去他们三千道修。”



        “还请仙帝大人息怒,再息怒。”



        “……”



        那花甲老妪的声音越来越小。



        最后,立于陈家上方的光阴河流和黄泉之路,突然消失不见。



        毕竟如今叶昆仑只是仙道第一境搬山境的仙人,他无法一直让黄泉降临阳间。



        “那傻子……他在自言自语什么?”



        “什么三千诸天?”



        “什么再无黄泉?”



        “他在和谁说话?”



        “……”



        江州陈家。



        无论是陈雨沫,还是陈风铃,亦或者是陈俊。



        他们皆无法看到,听到,感受到‘黄泉之路’的一切痕迹。



        因此……



        在他们眼里,只有叶昆仑抬头注视天空,然后傻兮兮对着空气大放厥词的画面。



        “呵呵,陈雨沫,看到了么?这就是你押注人生的傻子。”



        “一个只会自言自语,一无是处的废物。”



        “你指望这种小丑复活爷爷?你真是病得不轻!”



        “行李我已经让下人给你收拾好了。”



        “等下你直接和叶昆仑滚出陈家即可。”



        “哦,对了,这里还有笔钱。别说我这个堂姐不照顾你。滚出陈家后,这笔钱,足以让你衣食无忧一辈子。”



        戏谑和玩味的看向一旁沉默无言的陈雨沫,陈风铃随手丢过来一张黑金银行卡。



        “……”



        看着不近人情和冷血的陈风铃。



        陈雨沫死死咬着薄唇,她一言不发,只心中暗想着难道自己真的……看走眼了么?



        但转念一想,陈雨沫又释然了。



        毕竟,她一开始的初衷,就不是让叶昆仑复活陈千岁。而是……



        “罢了,罢了。”



        “叶先生已经尽力了。”



        “是我不该抱有奢望的。”



        因为方才清风道长身死,才让陈雨沫加深了对叶昆仑的期待。



        但如今看来……



        似乎,清风道长的死,不过是叶昆仑口出妄言的侥幸?



        想到这,陈雨沫如轻盈的走到叶昆仑面前。



        她面庞看不出丝毫的喜怒哀乐,心情更没有任何失落,反而心平气和道:“叶先生,如今酉时已过……”



        “既然你没办法复活我爷爷。那……我们还是离开陈家吧。”



        说到“离开陈家”四字。



        陈雨沫的声音,更带着几分如释重负……



        终于,她悬着的心,总算是死了。



        “哎,雨沫押注人生失败了。”



        见躺在陈家祖宅中的陈千岁并没复活,一名名陈家族人都有些惋惜和遗憾。



        他们虽讨厌叶昆仑,但陈雨沫终究是陈家人,眼下目睹陈雨沫离开……他们还是会不舍和难过。



        “叶昆仑!都怪你!要不是你巧舌如簧,蒙蔽了我雨沫姐的双眼,她又怎么会将人生押注在你这傻子身上?!”



        陈俊无法接受陈雨沫的离开,就见他歇斯底里的对叶昆仑吼道:“你果然是个瘟神!”



        “你害了柳如烟,你如今还要害我雨沫姐,你……”



        “够了!陈俊!”出声打断陈俊,陈雨沫声音冰冷,她一个字一个字顿道,“我离开陈家,和叶昆仑没关系。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输了人生,就要认!你若再对叶先生不敬,休怪我不客气。”



        “雨沫姐,你……”看着样子含恨的陈雨沫。陈俊张张嘴,最终,他哽咽道,“雨沫姐,别走。”



        “陈雨沫,赶紧滚。”



        不同于陈俊的不舍,陈风铃直接将行李扔在了陈雨沫面前。



        背上行李,陈雨沫正要和叶昆仑离开陈家。



        但这时,叶昆仑却嗤笑一声,“尘埃之上的凡人又岂会明白本帝的神通手段?”



        “若非看在曼陀罗花的面子上,尔等陈家宵小敢忤逆本帝?你们早已万劫不复。”



        说话间,叶昆仑一脚踢在陈千岁的尸体上,“浮游,还不速速醒来?!”



        “叶昆仑!你他妈找死!”



        “你敢对我爷爷的尸体不敬?”



        “我陈家死者不可亵渎!你简直放肆!”



        “……”



        眼见叶昆仑羞辱陈千岁的尸体,一众陈家人顿时暴躁如雷,他们目光泛红,充满恶毒之意,正要对叶昆仑出手。



        但下一秒。



        这些原本气势汹汹的陈家人却全都瞠目结舌,呆若木鸡。



        只见早已逝去多时的陈千岁,竟然,真的……缓缓睁开了双眼。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