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君临天下叶昆仑柳如烟在线阅读 - 第26章 跪地祈福

第26章 跪地祈福

        看到陈文景给叶昆仑叩首,马兴言等人都有些目瞪口呆。

        周芷心回过神后,她噗的一声,再次哄然大笑的嘲讽,“陈文景这傻逼真是没救了!”

        “她居然跪一个傻子?”

        “那叶昆仑真有能耐,柳如烟会入狱?”

        “就她这智商,我都不知道她怎么考上大学的。”

        周芷心说完,断腿的马兴言也摇头叹息道:“陈文景这是急病乱投医。她不想当婊子,却想当一个傻子?”

        “哼!我们何须管陈文景是傻子还是婊子?她自恃清高,不愿给山爷当奴隶,那我今天倒要看看,叶昆仑如何给她改命!”王月酥嘴上叫嚣的凶。

        但她心中,却也有些憋屈和绝望。

        如果可以,谁会愿意牺牲清白,让姜浩等人羞辱和践踏尊严?

        “陈文景,你可以起来了。”

        “本仙帝已经感受到了你的祈福诚心。”

        对陈文景说了句,叶昆仑平静的目光,又看向田海和周芷心等人,他面无表情道:“念在柳明月的面子上。”

        “本仙帝同样可以给你们一个祈福改命的机会。”

        “跪下,叩首三次。”

        “奏大罗祈福咒,心怀诚念,敬我如敬神。”

        “本仙帝……”

        “叶昆仑,你在这装尼玛呢,还敬你如敬神明?你算个球。”不等叶昆仑把话说完,断腿的马兴言便嗤笑道,“老子就算是死在山爷手里,我也不可能跪你这个傻子!”

        “不错,叶昆仑,当婊子虽羞耻,但我绝对不可能跪你一个傻子!”周芷心和王月酥也异口同声道。

        其实如果仅仅给叶昆仑下跪,就能改变大难临头的命运。

        这些女学生自然是乐意至极,甚至还会欣喜若狂。

        毕竟对比起出卖自己身体的代价,下跪又算什么?

        但问题是……叶昆仑能给她们改命么?

        王月酥和周芷心等人并不这么认为吗,或许,就只有陈文景这样的脑残,才会相信一个傻子的片面之词。

        “既然你们不跪本帝。”

        “今日命数。”

        “你们自行承担后果。”

        冷笑着看了眼周芷心等人,叶昆仑抬头,他深邃如万古星辰的目光,一扫神色呆滞的牧武山,“把要杀我小姨子和陈文景的人,交出来。”

        “给你三息。”

        “我要看到那人的尸体。”

        “我……我……”看着叶昆仑,牧武山身体止不住惊悚和战栗。

        他认识叶昆仑,江州狂神就是死于这年轻人的手中。

        牧武山毫不怀疑,自己不交人,那等待他的命运,只将是万劫不复。

        “哼,叶昆仑,你一个将死之人,你在这装什么逼?”

        “还让山爷交人?”

        “你一个傻子也配么?”

        “幸好我刚才没如陈文景那般,傻傻的给你下跪,不然我……”

        就在周芷心阴阳怪气的嘲笑叶昆仑时,不曾想,噗通一声,牧武山竟直接跪在了叶昆仑面前,“叶爷……”

        “我侄子还小,求您饶他一命。我发誓,以后在江州市,我一定管好姜浩,不让他再招惹您小姨子,我……”

        “你还有两息。”看着下跪绝望的牧武山,叶昆仑只风轻云淡道,“两息过后,我看不到尸体,后果自负。”

        “这……”

        “还有一息。”

        听到只剩一息的倒计时,牧武山心中挣扎许久,最终,他苦笑的对身后姜浩道:“姜浩,对不住了。叔也不想杀你。”

        “可是,叔没有办法。”

        “你爸那边,我会和他解释的。”

        “牧叔?你,你什么意思?你难道真要听这家伙的话,你……”伸手指着叶昆仑,姜浩正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时。

        但是,牧武山直接拔出腰间武士刀,然后,生生砍了下姜浩的脑袋。

        姜浩的脑袋,如皮球般,滚落在了叶昆仑脚下。

        而此时,距离叶昆仑口中的交人时间,刚好过去三息。

        “叶爷,您要的尸体,已经在这里了……”

        看了眼侄子的尸体,牧武山屏住呼吸,他大气不敢喘的看向叶昆仑。

        “小小蝼蚁,倒是识趣。”

        轻蔑一笑后,叶昆仑回头看向神色麻木和惊骇的柳明月以及陈文景,“明月,陈文景,你们的命,本帝已经给你们改了。”

        “血光已散,你们可继续庆功。”

        说完,叶昆仑又对神色惊恐和卑微的牧武山冷淡道:“你也可以继续给你侄子出头了。”

        “……”

        听到出头二字,牧武山嘴角一抽。

        心说他侄子都尼玛死了,还出什么头?

        但有些话,牧武山敢想,却不敢说,于是乎,他只能硬着头皮来到田海面前,并神色冷漠道,“五分钟以过,田海,我该送你上路了。”

        “不,不要,山爷,您侄子已经死了,之前的恩怨,就当无事发生,好么?”田海无比惊恐和害怕道。

        “无事发生?”本就憋屈的牧武山听到这话,他心中怒意更盛。

        然后,他直接一刀砍了田海的头颅,“老子去你妈的无事发生!

        “姐夫!?”

        看到田海身死,王月酥娇躯一软,直接瘫坐了地上。

        “叶、叶昆仑,仙帝大人,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断腿的马兴言看到牧武山杀了田海后,又走向自己,他当即哀声绝望的对叶昆仑道:“我给你叩首,我给你祈福。”

        “你救救我,好么?”

        “我还年轻,我未来可期,我不想死,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嘲笑你是傻子。我信你是仙帝了,我信了啊……”

        可惜,无论马兴言怎么叩首祈福,叶昆仑都无动于衷。

        “唰!”

        随着牧武山一刀落下,马兴言的尸体,宛如冰雕般,安静的躺在流星雨包厢。

        嘶——

        看到马兴言身死,周芷心等人更是被吓破了胆子。

        “柳明月,明月,快让你姐夫救救我们啊。我们不想给人陪睡。给人糟践!”

        “是啊,明月,你不能见死不救的,我们可是同学。我们……”

        “周芷心,王月酥,你们闭嘴!”不等柳明月开口,陈文景便寒声道,“你们既然选择了牺牲清白苟活,就别在这哭哭啼啼。怎么?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么?”

        “之前你们不是嘲笑我?说我是傻逼,叶昆仑救不了我么?”

        “之前你们笑的有多放纵,现在你们哭的就有多难看!”

        “老老实实去给人羞辱吧!一群贱货!”

        闻言,周芷心和王月酥等人,直接绝望和眼红的瘫坐在地上。

        这一刻,她们突然好后悔,好后悔……

        之前,为什么没有给叶昆仑下跪?如果她们下跪的,现在,岂不是不用当人人可骑的女人了?

        可惜,世上并没有后悔药。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