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君临天下叶昆仑柳如烟在线阅读 - 第24章 山爷

第24章 山爷

        月酥,你别管那叶昆仑了!他爱踢门,那就让他踢,我们唱我们的!”



        见身旁王月酥没了动静,周芷心看都不看包厢门口,她反而一脸平静道,“别被一个傻子影响好心情。”



        “周芷心,我、我们……好像有麻烦了。”



        听到周芷心那一本正经的声音,王月酥则是声音颤抖的开口,她修长的玉腿,也下意识并在一起,脸色有些紧张和不安。



        “麻烦?”



        王月酥的话,让周芷心有些莫名其妙和不解,“有田海哥在,青梅度假村谁敢找我们麻烦?我们……”



        正说着,周芷心余光一瞥包厢门口的方向。



        跟着她整个人就呆住了。



        只见流星雨包厢外,走进来一群穿着黑色西装,拿着武士刀的狰狞男子。



        每一名狰狞男子的脖子上,都纹有狮子图案。



        其中为首的黄毛男子,更是在脖子上纹了一头栩栩如生的黄狮。



        “那、那些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来流星雨包厢?”



        周芷心身旁,当柳明月看到牧武山等人后,她也被吓的脸色苍白和颤抖。



        马兴言更是直接躲在了田海身后,并一脸胆怯道,“海哥,这些人,是你朋友么?”



        “我……”



        田海张张嘴,他正要开口时。



        结果,姜浩直接指着田海怒骂道:“老狗!你浩哥我回来了!”



        “你刚才不是挺狂的么?”



        “现在你他妈再狂一下啊?”



        一边说,姜浩一边含恨的对身旁牧武山道:“牧叔,就是他!方才就是这傻逼拿酒瓶打我!”



        “我知道了。”



        牧武山点点头,他抬头,一双宛若猎鹰般犀利的目光,瞬间锁定田海。



        被这目光注视,田海只觉得汗流浃背,毛骨悚然。



        终于……



        噗通一声,田海承受不住这目光的可怕威压,他直接跪在了牧武山面前,“山、山爷,我错了,我不知道……那位小兄弟是您侄子,我……”



        不等跪下的田海把话说完,就见牧武山顺手拿起酒桌上那瓶还没喝完的八二年拉菲,然后,狠狠一酒瓶砸在了田海头上。



        砰的一声,酒瓶四分五裂,红酒溅的身旁王月酥到处都是。



        滴答,滴答……



        殷红的鲜血,顺着田海的脑袋,开始缓缓的滴落。



        “这……?”



        目睹田海被打,一时间,周芷心和马兴言等人都让吓傻了。



        他们都是还在念书的大学生,平日在学校,哪里见过这等大场面?



        王月酥见自己姐夫被打,她更是慌张而胆怯的开口道:“姐、姐夫,这些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打你?”



        “怎么?你们连老子都不认识,就敢欺辱我侄子?”



        不等田海开口,牧武山就对身后一名西装男子道:“告诉他们,老子是谁!”



        “你们都给我听好了,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就是江州地下势力的主宰!黑暗之王,牧武山!”那小混混一脸阴沉和肃然道。



        嘶——



        他这话一出,刹那间,整个流星雨包厢内的人噤若寒蝉。



        柳明月等人皆尽陷入恐惧深渊,每个人脸上,都充斥着难以置信的惊恐神情!



        因为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姜浩此人,居然……真是牧武山的侄子?



        “怎、怎么会这样?”



        “那家伙真把牧武山喊来了?”



        “可田海哥不是说,牧武山没有侄子么?”



        “……”



        当得知来人是牧武山后。



        马兴言腿一软,他直接噗通一声,瘫坐在了流星雨包厢中。



        而坐在音乐台前的王月酥也开始身体后退,想找个角落藏身……



        可她刚后退一步,却见牧武山再度拿起一个酒瓶,然后,砰的一声,砸在了田海头上。



        两酒瓶下去,田海已是头破血流。



        “山、山爷,饶命啊……”



        眼见牧武山再度拿起一个酒瓶,田海彻底怕了,他连忙抱住牧武山开始哀求。



        他知道人命对牧武山而言不值一提。



        换句话说,就算自己今天死了,也没人会为他出头。



        “饶命?”



        看着低声下气,一脸卑微的田海,牧武山却笑了,就见他蹲下身,扯着田海的头发,拍着田海的脸蛋,并戏谑道:“田海,最近你在江州市混的可以啊?”



        “连老子的侄子都敢打?”



        “念在军老弟的面子上。你现在给你爸妈打电话说遗言。记住,我只给你五分钟。”



        “我,我……”听到遗言二字,田海吓的裤子都湿了。



        见田海尿裤子,牧武山目光嫌弃的从他身上移开,然后一瞥包厢中的陈文景等人,“你们也一样!五分钟时间,给你们父母打电话留遗言。”



        “超过五分钟,过时不候!”



        “我,我们……”面对牧武山那盛气凌人和嚣张跋扈的言辞。



        周芷心和王月酥直接就哭了起来,“呜呜,不要,不要杀我,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马兴言更是发疯一般转身想跑。



        他刚准备跳窗,一名西装男子就走过来给他截下,生生打断了他一条腿,“你妈逼的,山爷让你打电话留遗言,你在干什么?”



        “啊……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捂着满是鲜血的腿,马兴言疼的身体抽搐。



        见他凄惨的样子,柳明月吓得浑身战栗,如寒风中瑟瑟发抖的枯叶,满脸恐惧,仿佛末日降临。



        “明月,我们现在怎么办啊?”看着一脸绝望的柳明月,陈文景也慌了。



        她是真没想到,今天来参加柳明月的庆功宴,最后会变成自己的追悼会。



        “我,我……”见陈文景询问自己,柳明月心中挣扎了下,跟着她深吸口气,然后鼓起勇气对牧武山道,“山爷,我是江州柳家的人,你,你不能杀我。”



        “江州柳家?”



        听到这四个字,牧武山却笑了,“怎么?小妹妹,还他妈当江州是你柳家说了算?”



        “告诉你,柳如烟已经入狱了。”



        “今天就是柳萱儿在这!老子也要弄死她,明白么?”



        “我,我……”见牧武山不给江州柳家面子,柳明月绷不住情绪,她失声大哭起来。



        哭着哭着。



        突然,柳明月想到了叶昆仑的话。



        紫薇星煞命格,会大难临头……



        原来,那傻子,没有骗自己?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